DRRRRRRR

Nierninwa:

KYLOS.:

一张搬运自果壳的图。
码一下并表示萌新瑟瑟发抖……

摘纪录:

人在恐惧的时候还能勇敢吗?
人唯有恐惧的时候方能勇敢。
——《冰与火之歌》


感谢推荐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一曲说:

我入同人圈以来就不是很接受养成类或带有恋/童倾向的作品,以前阅读《Lolita》时,周围人多多少少都对我说过非常喜欢这部作品。没错,这本书一直以来饱受争议,我也喜欢他的笔触,有一种难言的隐晦的美,然而我常常想,这是一个好的故事,却不是一个对的故事。试想如果里面的故事是真实发生的,那是多么的可怕。
高三读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之后整夜整夜的做梦。这本书对于作者来说根本不是乐园,而是深渊。有兴趣的可以找来这本书读一下,在这不再多提。有人形容这两本书的模式为“洛丽塔性侵”。
有些书粉这样解读洛丽塔,说一种爱情,难道因为年龄,性别,种族,信仰有差距就不叫爱情了吗?爱情不分对错。
搞笑,爱情就是分对错的。这种爱就是一种畸形的变态的病入膏肓的爱,然而对艺术的解读是自由的,我不能否认它很美,但是,我们在欣赏这类作品的时候一定要记住,在现实生活中,是有一条道德底线约束着我们的。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诸君共勉。


Laceration:



#原文被LOF和谐,已自我规避,并以链接格式重新发布原文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圌童和性圌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圌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圌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圌童癖宣泄圌欲圌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圌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其实并不罕见,而且经过精心伪装,具有相当大的欺骗性和误导性。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圌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圌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圌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圌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圌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这种行为是出自恋圌童欲圌望的自我抒发,还是单纯因为猎奇或觉得刺圌激,甚至是对自己涉及的领域不够了解一厢情愿地美化,这种作品比并未真正伤害儿童的恋圌童者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滥用或美化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这种作品强烈的感染力和误导性,甚至会让原本不是恋圌童癖的恶人,习惯于暴力和掠夺的恶人,对原本不感兴趣的目标产生兴趣。他们或许不是恋圌童者,危害性却极端恐怖。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圌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并不是儿童色情的重灾区,但浩如烟海的作品中隐藏的陷阱绝对比我们想象的多很多。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圌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圌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因为被几位好奇的创作者问起相关标准问题,在这里提一下我的看法:




因为文学作品这方面并没有一个硬性的标准线,很多人自划的年龄界限是14岁,也有严厉的公共场合划在16岁,可供大家参考。




而绘画作品除了符合年龄标准,还必须考虑到画面呈现出的最终效果——其实情圌色作品在创作上需要更多时间和技巧,是不太可能和普通的萌系图片混淆的,我相信大家有自己的判断力。




说到擦边球的问题,儿童体态和少年体态其实差距比较大,青涩和幼稚也不太容易被混淆。有的作品中,越过了年龄界限的人物却明显具有大量儿童的体态特征——不是说大眼睛,圆脸颊这种,而是一些更微妙的描写或描画,且带有浓厚的亵玩意味。




这种色情的描写可能寄托在另一个年长的角色身上,也可能只是对角色的特写,甚至可能打着清纯早恋的名义让两个幼童演绎,这种表达是否越线,本身是需要读者作者自己的判断的,毕竟不能矫枉过正,操作起来有些难度。




但,如果,作品中的角色,哪怕不成年,会被普遍意义上的儿童激发性圌欲,哪怕只是一个设定,那他就是板上钉钉的恋圌童了。




如果是不洗白这种行为的危害,正面写实地刻画这种角色的心理斗争,并避开所有相关性癖幻想的详细描写——简单说就是充分展现出了恋圌童行为不可原谅,这种写实作品也是无可指责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验和想法,仅供大家参考。




以下内容追加于2017.2.18日凌晨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从未想过这篇拙劣的东西会得到这么强烈的响应,毫不夸张的说,这两天我连幻听的内容都变成lof的提示音了!实在是又受宠若惊,又哭笑不得。




很抱歉我的精力有限,对于大家热情的回应无法一一回复,如果有迫切想要提问的朋友,请不要拘束地私信我就好。




在我与朋友们和在座各位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讨论后,我突然意识到,虽然儿童色情的创作和传播都是社会的一大问题,我最大的目的却是抨击洗白美化恋圌童的作品。我迷失在大量的信息之中,差一点就没能强调这个观点,所以在此补充。




对于恋圌童行为进行洗白和美化的作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是绝对不该被容忍的。




因为最可怕的是,这种作品往往不是十圌八圌禁的,它极有可能是全年龄,存在于人流量很大的平台上,它可能是漫画动画小说同人,可能被制作得非常精美,最恐怖的是,如果作者本身创作水平很高,它的阅读性和洗圌脑效果都会非常的好。




或许凄美,或许温馨,这种被包装得浪漫又动人的故事,就连具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也会受到误导……所以在此,我不得不用我自己来举例。用我羞于面对的过去。




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沉迷日本文化,几乎是来者不拒,接触了大量的漫画,小说,动画,游戏,轻小说,而它们中有不小的比例都刻画了一个东西:恋圌童。




可悲的是,我当时并没有发现。




养成,重组家庭,小女孩和养父,小男孩和大姐姐,孤儿和温柔的青年,这些故事往往都有个“长大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结局,以至于我完全没能看穿作者掩饰得也不怎么好的罪恶……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为什么会在孩子的面前,脸红心跳,难以自持?为什么会和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孩子,海誓山盟,约定终生?




然而我并没有发现,理所当然地接受。




当时,我还没能接触网络和社会负面的部分,父母也对我没有相关教育,所以我不知道,我被误导,我相信了那是纯真的爱。




也是那个时期,我阅读了一部推理作品,其中有个犯人,他是个中年男人,和自己十多岁的亲生女儿”相爱”,因为女儿和男同学交往一时崩溃误杀了她。




我看着这个男人痛哭流涕,心想:




“他好可怜啊。”




……而多年后的今天,我突然想起了这段往事。我简直是羞愧得难以形容,不寒而栗,浑身冷汗。




我竟然同情过一个十恶不赦的畜生。我竟然姑息了罪行。我差一点就成了帮凶,共犯。




更恐怖的是……如果我并不那么正常……如果我心中也有潜伏的恶魔……




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有些傲慢,但我还是认为,我的智商,阅历,都并不比大多数人低下,但你们看,我多么容易受骗。




更何况孩子?更何况内心本来就有裂缝的人?




所以我想,这一次我的发声,大概是因为潜意识的羞愧,和恐惧。




这个世界真的不够好,但,有很多很好的人存在。我依靠人类的善行生存着,所以,我是在向你们求助,也非常感谢你们的回应。




哪怕有一个人也好,请像我一样,及时清醒过来。




谢谢你们。





在此特别鸣谢这篇《提供了理论支持的文章》,解开了我很多的疑惑。




引用文中提到的一句话:If I see it,I know it。因为Pedophilia本身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思想,他可以存在于任何题材,也可以存在于任何形式的创作,创作本身可谓是无罪的,作者却必须重视发表传播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读者也应该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断,去理性地应对。




我的言论非常不成熟,难免有错漏武断之处,我也只能努力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谢谢你们的包容。




本文拙劣,承蒙大家支持。
开放转载,请标注作者名字和来源网站,转载至任何平台皆可。


抖森说1:最性感的事是做自己

羡糖:

帅帅就是干:



关于性感:




来源:http://ent.sina.com.cn/m/f/2013-10-12/00314022303.shtml









I think, just to be to nurture your own confidence and make it real; don't pretend to be someone you're not.








About passion.




来源:Nerd HQ采访








“I gave myself permission to care, because there are a lot of people in this world who are afraid of caring, who are afraid of showing they care because it’s uncool. It’s uncool to have passion. It’s so much easier to lose when you’ve shown everyone how much you don’t care if you win or lose. It’s much harder to lose when you show that you care, but you’ll never win unless you also stand to lose. I’ve said it before. Don’t be afraid of your passion, give it free reign, and be honest and work hard and it will all turn out just fine.”








关于乐观:




“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我选择如此,”他说。“世上有太多的阴暗,还有很多的苦痛,而你即可以选择看见这些,或者你也可以选择生活在愉悦之中。如果你选择去积极地响应这个世界,你可以更好的度日。”




“I am an optimist. I choose to be,” he says, “There is a lot of darkness in our world, there is a lot of pain and you can either choose to see that or you can choose to see the joy. If you try to respond positively to the world, you’ll spend your time better.”












Dare not dream









“I try not to make plans. God always laughs at your plans. I’m going to keep the door open, and keep the page blank, and see what gets painted upon it.” 








关于邪恶:




来源:神兄弟之旅








“Every villain is a hero in his own mind.” 








“Everythings a choice. Nobody's born good. Nobody's born evil. It's always a choice.” 








“I think cruelty is just loneliness disguised as bitterness.” 








关于表演:




来自Studio Q采访











“Actors in any capacity, artists of any stripe, are inspired by their curiosity, by their desire to explore all quarters of life, in light and in dark, and reflect what they find in their work. Artists instinctively want to reflect humanity, their own and each other's, in all its intermittent virtue and vitality, frailty and fallibility.”  












关于名气:


















=============




关于拍戏时的裸露:




Do you have any qualms about doing nudity?
I don’t, particularly. If it’s justified in the storytelling, I absolutely have no problem with it. That’s sort of my condition, if I can see where it fits into the story.




 




对滥交的看法:




What’s my stance on orgies? Listen, if it floats your boat, who am I to stand in judgment? I’ve never been in any real-life context like some of those. I think [author J.G.] Ballard was always, particularly with High-Rise, fascinated by extremity, and what happens to human beings in the most physically and psychologically extreme situations — that actually the mask of civilization is a thin veneer. We’re only one sort of neighborly argument away from all-out chaos and murder, and descent of sort of going back to the jungle. I really think he was just quite rigorous about always taking it to its end point. He never stopped at the boundaries of good taste.




I mean, the opening line of Ballard’s novel is, “Later, as he sat on his balcony eating the dog, Dr. Robert Laing reflected on the usual events that had taken place within this huge apartment building during the previous three months.” So you’ve got him eating a dog and immediately kind of pushing the sympathies of his readership, saying, “This is what you signed up for.”








here’s been some blowback about you not being southern, or even American. How do you reconcile that?
Well, it’s in my makeup somehow that when people tell me I can’t do something, I want to prove them wrong. It always has been. But of course I kind of expected that before I signed on. The only way I can explain it is from my own perspective, which is, as an actor, I’ve always been most compelled by unknown territory. I like to think of myself as a correspondent sort of going off into foreign territory and scratching around and bringing back my findings. I hoped that the fact that I was not American and not from the South and there were so many things that I wasn’t born with actually made me more committed to honor Hank Williams, his family, his legacy, even more. It gave me kind of a deeper, more profound desire to get it right.








Are you still singing?
Yeah! I still have my Gibson J-45. Sometimes I even travel with it. I mean, it’s addictive.








http://www.vulture.com/2015/09/tom-hiddleston-on-orgies-nudity-hank-williams.html




===========




“Stay hungry, stay young, stay foolish, stay curious, and above all, stay humble because just when you think you got all the answers, is the moment when some bitter twist of fate in the universe will remind you that you very much don't.”








“What's my guilty pleasure? The thing is, I never feel guilty about pleasures.” 











【闲聊杂记】从死里爬出来的我们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然而死亡是如此简单。“死”不能改变任何事情。

所以,无论如何,去改变,学着活下去。

千和安:



题目似乎有点吓人,以至于会让人下意识地以为这大概是什么比喻之类的吧,但实际上并不是的,题目就是字面意思。

从死里爬出来的我们,一群气场奇妙的、相合的、并且不可思议地——都认真考虑过自杀,或是实践过自杀的人,时间最短一年,最长十余年,曾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中的我们。

今天回初中看了曾经在中学里最喜欢的人,其实该说是我的语文老师,但我们的关系一开始就不是学生和老师,那更像两个灵魂第一次见面,就看到了对方的锐利和锋芒,却不由自主被吸引了,无话不谈。

两个同样不合群也不愿意合群,自由自在的人。

所谓气场就是这样一回事。

失联多年后联系上,我问她什么时候有空,我去看她。

“是你的话随时有空。”
“最近吗?”
“如便速来。”
“那我看看明天的高铁票啊。”

就这么简单,今天回去看她。她仍然像过去一样,核儿没变,还是那样锐利锋利,却又细腻感性得惊人,大人,小孩子,她都是,是可爱的人。

聊起了为什么我失联那么久,我说我烂到了一个地步,那时候很糟糕,和所有人失联,谁也不愿意见,因为那时候一度想要死来着,不过后来我把自己救回来了。

“哎呀。”她说,“你知不知道我留长发的时候,一直想死,那时候是巅峰,持续了十年多吧。”
她教我的时候正是长发。
“那你还想死吗?”
“不想了呀,走出来了就不想了。”
“诶呀我也是,爬出来了就再也不想了,而且想通了很多事,变得无所畏惧。”
“那是,从死里爬出来的人,还会怕什么。”

她喜欢的一群孩子,包括我,还有几个,居然无一例外的——都从死里爬过一遭。我惊讶这种事情都可以人以群分,她哈哈笑着说这就是一样的人一样的坎儿一样的过。

我并不吝啬告诉你们,我曾经在“死”里徘徊许久,甚至差一点就选择了它的诱惑——绝非到处嚷嚷我要死了,也非求助于人,而是外表与往常无异,一切一如既往,而心里静静地腐烂着,想着,死吧,死吧,你这个废物,你这个垃圾。

如果能和人倾诉说我想自杀,多半不会选择死亡,所有的消亡都是一言不发的,静静的,猝不及防,令人意外。

那段时间,我的睡眠打了极大折扣,精神枯竭到极点,常常出现幻觉,觉得我被绑在十字架上,而金色的箭刺穿我的心脏,我在审判自己,我觉得我罪恶,我应当消失。

逃避到了极限,就是死了。

我怕死,不想死,贪恋生,又因为生痛苦着,可我外在又维持着一如既往,开开玩笑,乐观向上,似乎对什么都满不在乎。

他们真的不知道,我随时可能跨过那条线,用死亡惩罚自己,伤害所有爱我的人。

万幸我终于下了决心救自己。

“你要想活着,首先要认清你是什么人,你要不要做自己,老天给你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命题。”她说。
“是的呀,我选了做自己,怎么都要做自己。”
“接受自己的不堪和不完美,然后就能活下去了。”
“对,亲口说出来。”

我那时候和家人打了电话,万般艰难地、从牙齿往外蹦字,一字一句地承认我的无所事事、虚度光阴,我的糟糕、逃避、软弱……以及,我还想改变,我想救自己,我不能再眼睁睁看着自己落下去了。

“我还来得及吗?”
“只要开始努力,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只改变一点点也可以吗?”
“一点点也比没有强得多。”
“……好,那我要一点点一点点地努力了。”

——一点点一点点地爬起来啊,爬起来啊!你这个废物、垃圾!你还趴在死里做什么!给我起来!!!

深渊和黑暗像一张长大了的嘴巴,等着吃掉我,看着我拼命挣扎,它一直嘲笑我。

可我决定了要活,那就不会认输。

我要做一件事,定一个目标,为此努力,为此认真,为此忙碌,不再花时间思考虚无,用各种各样的书本知识填满我的脑袋。

——不要再寻求任何人的认可了,不要再求助其他人拉你一把了,没人救得了你了,不想死了烂掉就给我自己爬起来!!!

花了一年的时间。

每天早起去图书馆看书,复习,分享复习进度,和家里人打电话报备复习心得,晚上运动,跑步,早早睡觉,按时上课,积极作业,所有的空闲时间拿来学习学习与学习,仿佛我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

求生的愿望是如此强烈,人也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强韧,从内而外爆发的求生欲和生机令我自己都感到惊讶。

一年后,我总算越过及格线救回了自己。说来简单是吧,做起来很难,光是承认自己就很难了。我渐渐走出了那段阴影,直到我可以坦然面对。

坦然到什么地步?到我和我妈妈都能以此作为反面教材教育我妹妹,大学不要迷失自我丧失目标。

“哎,我看了你朋友圈之前一张照片,看到我就后悔,那时候我如果没劝你回去,你留在我身边,是不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哪张?”
“这个,看到你的脸我就知道,你过得不好,脸不会骗人。”
“那现在我的脸呢?”
“好多了呀,快快乐乐的。”
“那不就好了吗。谁说的来着,去掉过去任何一个瞬间,我都不是现在的我了。”
“但也许你的坎儿不会过得那么艰难。”
“不从死里爬起来,我现在也不会这样。”
“也是。”她终于笑了,“我决定不后悔了!”
“哈哈哈!”



“有空我去看你啊,你招待我请我吃好吃的!”
“随时来呀!”

鹤渡江淮🌿:

我不相信命运会给予人应有的奇迹,时至今日,我只相信手中的笔。

关于大学专业选择

Rofix:

拧开瓶盖和喝进嘴里是喝水时两个同样重要的步骤,就像高考和填志愿。虽然拧瓶盖更费劲,但我在生活中见到了不少高考成功却把水撒了一地的人。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文字来避免我的读者重蹈覆辙。这次主要说专业。


首先是转专业悖论。转专业被看作是选错误专业的救命稻草,然而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国内,批准转专业的第一个标准是“该学生在当前专业成绩优秀”。然而往往需要转专业的同学自己目前的专业学的都不是太好,而学得好的又没有理由去转专业。这就形成了悖论:最该转专业的学生却是最难转专业的人。使得不少学生被不喜欢的专业套牢,引发一连串恶性循环:专业上花的时间越多,换别的专业的沉没成本越高。到了考研和工作申请时,依旧会限制在本专业的方向,然后花更多的时间在这个不喜欢的专业上,以此类推,最后万劫不复。


如果还不确定自己最终的方向,最优的选择是选择自己擅长的专业,做感兴趣的话题。擅长的专业可以保证你一直成绩优秀,随时满足转专业要求,破除转专业悖论。同时因为擅长是客观的,兴趣是主观的。很多人在高中阶段对某一个职业的印象都是来自于书籍影视和媒体,并不是真实哪个职业的生活状态。我称之为科学家幻象。因为很多小朋友都想长大当科学家,想象出洁白的实验室里五颜六色的试管,和有趣精密的器材,背后的黑板上有复杂的公式和推导,你神情专注正在做实验。这就是通过各种电视剧小说中得来的印象,而这种印象与现实偏差极大。科学家大部分时间是在电脑上较为枯燥的做数据,而非生活大爆炸。医生,编辑,老师,工程师,记者等等,都不是人们平常想象出来的生活面貌,这些信息在高中无法获得,尽量去问做这个职业的长辈们,或者去实地参观,最差要去书店读大学的那个专业的教科书,看看是否是你想的那样。媒体都过度美化了很多工作,使得学生上了大学以后才发现,这他喵不是我想要的专业。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如果有“如果我感兴趣的和擅长的专业不同如何选择?”的问题,选擅长的。把你喜欢的方向作为话题。例如喜欢天文,擅长写作,就可以做科幻小说作家。


然而最可惜的是专业的滞后性。我称之为CD碟效应,如果你进入书店,依旧有相当多的教材附带CD碟片,虽然现在大部分电脑在至少五年前就取消了碟片插口。导致这些CD无从安放,只能扔掉。因为时代变化加速,而教育系统需要维持稳定。大学教育永远不能够及时的跟上时代。这是必然的,但作为学生个体不应该为此买单,否则也会被社会扔掉。基础科学占大学专业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这符合1977年的社会需求,但已经不符合今日。很多有趣的职业都没有大学专业与之对应,例如需求巨大的游戏设计职业,只有中传媒开设了相关专业。而真正开设给基础科学的工作岗位又少之又少,只有继续读博一条路。所以要对照现实中的工作来考虑对应的专业,而非相反。


如果实在拿不定主意,数学(统计)金融和计算机永远是万能的选择。毕竟这些专业能转换到任何领域,去任何公司工作。无论腾讯阿里网易bilibili,去哪儿都不牵强。


总之,专业选择并不是选择学科,也不是选择工作,而是选择了后面人生的生活方式,这才是终点。如果父母控制欲强的话自己要清醒,毕竟他们不会替你上大学,成人后都是你自己来承担,也不用帮他们实现梦想。另外关于艺术专业我之后会细聊。


至于大学选择,下次再说。






可以分享给需要的人

关于大学选择

Rofix:

当你抓住暑假回来顶尖大学的大一大二学长学姐问道:“好学校和差学校有什么差别?值不值得复读?”的时候,答案往往是,没啥差别。都是差不多的校园,一样自学的知识,相同的社团活动,类似的比赛机会,图书馆也就那样,体育馆不过如此。老师也照本宣科,室友也烦人。对外说是好大学其实就是水校。大学就是一种体验,没啥差异。




这些学长学姐的回答是诚恳的,在他们的体验里,TOP2的大学和三本其实的确没有差别。事实上,本科的知识都属于那个学科的基础知识,每个学校都是用的相同的教材和教纲。所以三本的物理专业还真的和985的物理专业学到的知识一样。只是说好学校老师讲话舒服一些。而社团和活动都是趋同的,你不会因为去了不同学校错过某种社团。这些都不是好坏学校之间的区别,而遗憾的是,往往这种区别大三之后学生才能体会到。而那时候学生已经失去了很多选择的机会。




大三开始,顶尖学校的知名教授开始带优秀学生参与一些独家的项目/机会。并且推荐实习。招聘季的时候好学校的学生在最顶尖的几家机构犹豫,不知道拒绝掉哪一家的offer。准备出国的学生由业界知名的教授撰写推荐信,直通常春藤。然后这些学生才明白,哦...好像这才是为什么我拼命高考,我还以为是体验知识的快乐呢。




很多人用各种指标来度量学校的作用,什么人脉,工资,幸福感,知识,眼界等等。但其实我认为只需要一个指标就能度量学校的作用:




节省的时间




TOP2大学毕业后直接找到的那份工作,让一个普通一本毕业生奋斗六年也能得到。不论上面说了多少好处,他都自然追赶上了。同理,二本三本的学生要花更多的时间来获得那个顶尖大学直接毕业就拿到的工作。好消息是,高考即使失利,你依旧不会丧失任何可能性,只是更花时间。同时从长远角度说,复读只要是能跨本,都是赚的,算是用一年换以后三年的时间。但我建议如果复读,请瞄准TOP3的七所大学。




———————————————


选大学的基本原则:




TOP3的七所大学(都宣称自己是全国前三)和你的梦想学校:直接进学校,不管专业。在这个级别,学校文凭的溢价极高。


一本:文科学校优先,理科专业优先。不知道喜欢啥的学校优先。


其他:区位优先。别管学校专业,去北上广深,除非学校特别好去各种省会。所有人都低估了区位的优先级。大学选择中区位溢价极高,不仅决定了你接下来四年的生活状态和氛围,参加的展览和活动,也决定了你兼职、实习在哪个城市,毕业后留在哪里,直接获得哪里的户口,在哪作为你奋斗的起点。只有在大城市上完四年学的学生才知道区位价值的可怕。很多偏僻城市的学生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所以也没怎么在意。不知道去大城市类似于开挂。


————————————————




这一周我想把这个人生选择话题完整讨论完,我感觉在这个时间点很有必要。仰望星空久了也脚踏实地一会。接下来我会讨论如何找到喜欢的专业,以及——我现在已经搞砸了,怎么办。




可分享给需要的人,注明原链接。



关于大学专业选择

Rofix:

拧开瓶盖和喝进嘴里是喝水时两个同样重要的步骤,就像高考和填志愿。虽然拧瓶盖更费劲,但我在生活中见到了不少高考成功却把水撒了一地的人。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文字来避免我的读者重蹈覆辙。这次主要说专业。


首先是转专业悖论。转专业被看作是选错误专业的救命稻草,然而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国内,批准转专业的第一个标准是“该学生在当前专业成绩优秀”。然而往往需要转专业的同学自己目前的专业学的都不是太好,而学得好的又没有理由去转专业。这就形成了悖论:最该转专业的学生却是最难转专业的人。使得不少学生被不喜欢的专业套牢,引发一连串恶性循环:专业上花的时间越多,换别的专业的沉没成本越高。到了考研和工作申请时,依旧会限制在本专业的方向,然后花更多的时间在这个不喜欢的专业上,以此类推,最后万劫不复。


如果还不确定自己最终的方向,最优的选择是选择自己擅长的专业,做感兴趣的话题。擅长的专业可以保证你一直成绩优秀,随时满足转专业要求,破除转专业悖论。同时因为擅长是客观的,兴趣是主观的。很多人在高中阶段对某一个职业的印象都是来自于书籍影视和媒体,并不是真实哪个职业的生活状态。我称之为科学家幻象。因为很多小朋友都想长大当科学家,想象出洁白的实验室里五颜六色的试管,和有趣精密的器材,背后的黑板上有复杂的公式和推导,你神情专注正在做实验。这就是通过各种电视剧小说中得来的印象,而这种印象与现实偏差极大。科学家大部分时间是在电脑上较为枯燥的做数据,而非生活大爆炸。医生,编辑,老师,工程师,记者等等,都不是人们平常想象出来的生活面貌,这些信息在高中无法获得,尽量去问做这个职业的长辈们,或者去实地参观,最差要去书店读大学的那个专业的教科书,看看是否是你想的那样。媒体都过度美化了很多工作,使得学生上了大学以后才发现,这他喵不是我想要的专业。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如果有“如果我感兴趣的和擅长的专业不同如何选择?”的问题,选擅长的。把你喜欢的方向作为话题。例如喜欢天文,擅长写作,就可以做科幻小说作家。


然而最可惜的是专业的滞后性。我称之为CD碟效应,如果你进入书店,依旧有相当多的教材附带CD碟片,虽然现在大部分电脑在至少五年前就取消了碟片插口。导致这些CD无从安放,只能扔掉。因为时代变化加速,而教育系统需要维持稳定。大学教育永远不能够及时的跟上时代。这是必然的,但作为学生个体不应该为此买单,否则也会被社会扔掉。基础科学占大学专业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这符合1977年的社会需求,但已经不符合今日。很多有趣的职业都没有大学专业与之对应,例如需求巨大的游戏设计职业,只有中传媒开设了相关专业。而真正开设给基础科学的工作岗位又少之又少,只有继续读博一条路。所以要对照现实中的工作来考虑对应的专业,而非相反。


如果实在拿不定主意,数学(统计)金融和计算机永远是万能的选择。毕竟这些专业能转换到任何领域,去任何公司工作。无论腾讯阿里网易bilibili,去哪儿都不牵强。


总之,专业选择并不是选择学科,也不是选择工作,而是选择了后面人生的生活方式,这才是终点。如果父母控制欲强的话自己要清醒,毕竟他们不会替你上大学,成人后都是你自己来承担,也不用帮他们实现梦想。另外关于艺术专业我之后会细聊。


至于大学选择,下次再说。






可以分享给需要的人

写于2018高考,赠与你的大学

玉汝鱼成:

我已快马加鞭跑过了我的大学。


如果不是某位小朋友 @四面储鸽 的战况如荼,战热已让我感到炽烈,我或许很难想起那尽管不算远却也早就飞逝而去的高考。


明明分数都记不得个大概,却还清晰记着6月6那晚一贯在人前淡定冷静的自己辗转反侧到半夜,终于在凌晨四点的时候敲响了家里每一扇门,我一脸茫然地告诉我爸我妈:


“我睡不着。”


希望你们没有这样,哈哈哈!


因为今天是尘埃落定的日子,所以突然想写这篇为自己警醒纪念,也送给我亲爱的小朋友(你的鱼发来贺电),还有曾经、现在或者未来同为高考生的各位。


记得某鸽考前一晚焦虑地和我押题讨论,关于人生抉择的议题该如何作答,我想着还真心有灵犀,大概无论与标准相关与否,我认知里的所谓的决定性的人生岔路口,几乎是不存在的。


决定一生的不可能是这个或者那个路口,而是你是怎样的人。


我高考那年,全年级暗地里押宝的状元人选出人意料地马失前蹄,从清北落到一本末,有好事者幸灾乐祸或惋惜——她这下算完了。


而后我听到她消息的时候,她正在剑桥研读深造。


其实这个个例不能说明什么,除了一点,人会在任何环境里栽跟头,不管这个路口重要与否。欢呼必胜的时候也知道结局难料,如果胜了,请纵情欢笑,如果失足,也得相信能站起来。


不在考前说丧气话,但考后才有更多担心。其实不管考的结果好不好,未来还有路,都没事的。


这条路上最自由美妙的,应该就是即将放在各位面前的大学。


或者不那么美妙——对于有的人那是浪荡放逐的岁月,有的麻木忙碌,更有夹在二者之间“因人而同”的存在,而只有鲜少的一部分人能在这甚至更早的时候就明白了自己的方向和道路。


而说自由倒是真的,但自由给了大多数人的,其实只有迷茫。几乎所有青春都是迷茫的,许多甚嚣尘上带着暮气的坚定,或许是了解了一生中大半的可能性已经在面前关了门,而他们相信这些门迟早在所有人面前关上,所以笃定人迟早会认清现实。但总有少部分认不清的——一些天之骄子,一些风尘傻子。


可终究,这种被迫式的“不迷茫”让我厌恶。


明明其实人活在世上,无非两件事紧要:一是成为自己,二是帮助他人。


二者甚至没有轻重缓急之分,同样重要。


记得在大三、大四的时候就收到很多大一的学弟学妹们的求助,有超过一半的困惑担忧是关于就业的,他们那时和现在的你们差不多大,我不知道情况有没有好转,反正据我所知每年都是“史上最难就业的一年”。


看,就业的阴云在才摆脱中学高压式学习时就拢聚在你们头顶。这其实是部分深谋远虑的同学会担忧的,更多的其实把这并不迫在眉睫的忧虑压下去,毕竟四年很长,而当人开始意识到光阴流逝而感到惶恐的时候,拼命扣紧五指,时间也像细沙甚至流水一样从掌心消逝。


但现在早熟的孩子可多,会没心没肺玩四年的应该不多。然而瞎焦虑,努力把自己包装成将来企业喜欢的模样,致力于成为一茬优质韭菜昂首等人收割的家伙,实在是不少。可有人在这过程中感受到了成长和骄傲?其实也是有的,毕竟就算最后把曾经珍视的底线和脸面摁在地上踩,或者拿梦想和深爱换了金钱和名气,活成一个金玉堂皇的自己,也不失为一种成功。


而太少的真情,太多的买卖,终究也是你们即将面对的真实。这话尝起来天真又愚蠢,因为现实如此不迎合便淘汰,如果不是家底殷实千万别太坚持自我,否则十有八九的肯定迎来失败。


可就算这样,我还是想回到那个话题——人活在世上,最要紧的两件事,关于成为自己和帮助他人。


现在很多人已经可以理解做自己的重要,却对后者表示怀疑,然而或许很多人忘记了,人是很难从自己身上看到自己的,如果从自己身上就能感受到价值,那么我们的社会早就分崩离析了。如果可以知道这点,那么可能会少一些迷茫。


有些人的迷茫是因为高估了生活的不易,把自己摆在一个过低的位置,永远在能力和生活的适配性之间挣扎。而之所以会高估生活的不易,莫不是因为没有正确认识到——生活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把它想得太好或太糟都会引起不同程度的焦虑,是因为我们太贪心,太害怕失败。但如果失败的定义在于没有达成自己的目标,而对目标的定义却心怀犹疑,那么这种失败是否真的恳切?


现代社会让很多人都尝到了甜头,不用非常努力也能得到很多,可能怀着这样的心虚和歉疚患得患失着,或者并不心虚歉疚地以为一切是理所当然。


可生活的不容易并不直接来源于生存的不容易,说句实话,这个社会里智商正常有手有脚愿意工作的,想饿死自己也蛮难的。可我们依旧感到生活不易,因为我们被挟持着走到今天,急功近利,争先恐后以至于忘记了为人的根本,然后迫于曾经生活遗留的惯性,在想要捡起自己的时候发现力不从心。


然后开始了犬儒笑骂,这个禽兽的社会做个人不容易啊。可这个社会并非天生禽兽的社会,是我们把它变成如此的,是仰望着英雄的人们作践着英雄,是人的失常导致了社会的失常。


如果真的想做个人,就算死亡逼到眼前也没法让你变成非人。


我在早些年的时候开始思考,也希望年轻的各位开始思考——我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呢?


拼命学习,拼命社交,拼命爱一个人......有什么不得不的理由在那吗?学习社交尚好理解,为了不让自己赤手空拳,单枪匹马,但这也很容易抑郁,因为给了自己一个难以实现的目标。当今真是一个容易抑郁的时代,衣食无忧却左右掣肘不知道该把自己放在哪里,已经找不到一个心里百分百健康的人了,绝大多数人都抑郁,甚至抑郁正常到如果他没自杀你完全发现不了的程度。


当你努力而优秀,拼命而真诚地活着的时候,会发现社会压根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人一点也不美好,我们看过的故事都不诚实,所谓的希望和美好——几乎都是不存在的。那该如何热爱,人间的确不值得很多人的拼命。可我们终究,不管对旁人抱有再多希冀,不管对多少人施以援手,所有辛苦最终的意义还是在于自己。


我没有让自己变成一个卑劣的人,我坚持生而为人,且是一个勇敢的人。


那么拼命爱一个人的原因在哪呢?或许你会告诉我,那个人或者那些人这么好,所以喜欢,所以爱。


喜欢和爱为什么要理由呢?我也曾认为喜欢和爱是无由的,年岁渐长才发现这其间的缘故很重要,不存在无由的深情,那其间必然寄托了某些你向往和渴望的东西。


因为其实你也知道,是你爱他们,所以他们在你眼里才那么好。


而深爱的意义其实在于,你能在仰望别人的时候找到自己。当你明白一切终究是为了自己的时候,可以少很多怨怼。


虽然人也可能为了不寂寞去爱,俗称跟风爱,但也知道那情不久就像初露蒸融于朝阳一样短浅,其实这于旁人自然是无碍的,可于自己未免空耗心力。


可不就是像无根地飘荡,攀附别的树木,这样也能生长,可我却希望你能成为被人攀附的树木这样生长。这样的生长是缓慢却坚实的,因为很难在这个过于快速的社会里强调质感的重要,很多时候会因为高昂的成本而亏损名利,人人都是生意人般精明的社会里亏损无异于折命。


不要太沉溺于效益,尤其是网络环境,不要太沉溺于及时反馈,不必把清贫和籍籍无名看的太过可怕,也不必把名就功成看的过于华丽。


质感并不是为名利存在的东西,如果有了为附加,自然幸运,如果没有也属平常,那是于自己脚踏实地活在世上的感觉。那是我们不能拒绝的苦涩和沉重,和合该被拒绝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逼着自己时时刻刻思考我是谁,我想要什么,我该怎么得到它。


而所以,当你跨过高考迈向大学,这些问题还有这些迷茫就该阴魂不散地跟着你。而所以大学该是你思考时候,而非太在意所谓的工作经验积累,生存技能实践,因为技能类的东西其实不难学习,而最能教会人这些的绝对不是学校而是社会。


所以大学应该怎么过,其实没有标准答案,你甚至可以不参加社团,如果已经在高中尝过新鲜,甚至可以不恋爱不过多实习,但唯一不该放弃的就是阅读和学习。


因为我们必须和人沟通,不管是现在的人还是以前的人,我们得在了解他人的时候了解自己。


而即将成人的你,也只有在知道了为何坚持的时候才算真的成人,我们不再谈论的士人风骨,希望能存在于每个人心底的净土里。


疲于奔命的九年义务教育,三年高中学习画上句号,自此不会再有人逼你闯关向上,你终于能是你自己的了。而于我能送给你的,不过一句提醒——


我们此前人生的快速奔跑,可不是为了冲刺到终点——一头磕死的。


一生的终点都是死亡,生命存在以来从无例外,既然如此,何必背负不属于自己的,已然被固化的理想和期待。这段旅途的终点已定,而这段旅途的意义没有答案。


而于大学,学习思考,是为了最后不至于可怜地惆怅地谈人生:


我总得有点行李啊,就算不是自己的。


所以最后的最后,到此刻,过去的已经过去,望你拿得起未来放得下过去,长出足够宽厚的羽翼,去背负宽广的自由。


于2018.6.8


paradox记